骑马与砍杀2:霸主 开发日志——Khuzait 汗国

83509c8ac0d54660d139a818a5887711d0382b5a.jpg
 
卡拉迪亚的战士,您好!
 
一个世纪前,帝国东征至欧洲大陆的中心,到达一片茫茫的草海。再往前走就没有为军团供给的农田,军团再难行军深入。他们加固了最新攻占的土地,这是些位处草原边上是贸易大城市,他们自信地认为边界外那些散乱的骑马部落不足为患。Khuzaits、Nachaghan、Arkits、Khergits、Karakhergits — 帝国官员基本懒得去了解各大部落和民族的名称,除非是在必要时刻,如利用贿赂让首领们反目成仇,或使用一瓶毒药除掉日益强大的可汗。
 
草原部落对帝国如何玩弄他们早已了然于胸。但是他们却互相妒忌,荣誉和地位之争无休无止,获赏一个帝国头衔、公主新娘或一箱金子都能让他们感觉自己略胜一筹。他们打劫、交易、向经过草原的商队收取“护送”保护费,将征服的游戏留给了已定居的民族。然而,两代人之前,遥远的东方情势变幻,也许是风向的改变,或是可怕但又遥远的征服者,骑马部落蓄势待发。新的部落向西行进,寻找新鲜的牧场。最靠近帝国的部落不想腹背受敌,在 Khuzait 的 Urkhun 的带领下形成了联盟。他们在帝国狂妄自大的时候抓住了机会。军团武力被歼灭,各贸易城市投降臣服,Urkhun 的联盟现在成为了汗国。
 5ea182e2986e07f2040027e8497e2872433e1d59.jpg
 
现在骑马部落的首领们统治着城镇和农民,并且收取关税、计算农租。Urkhun 对任性的部落制订了严格律法,强制他们遵守命令上阵杀敌,而不能随心所欲,想去才去。但是随着国家的建立以及随之而来的重压,团结的精神已不复存在。Urkhun 死了,虽然他的后代依然统治着 Khuzait 汗国,但其他部落觉得应该由自己举起象征着至高权力的九马尾旗帜。
 
Khuzait 汗国的灵感来源于中亚的草原民族。例如,成吉思汗联盟可能是最广为人知的范例,主要得益于《蒙古秘史》,这部非凡的文献按时间顺序记录了可汗如何从孤身逃犯逆袭为史上最强大王朝之一的统治者。Khuzaits 的部分原型为蒙古人,也来源于他们更低调的表亲们,阿瓦尔人、突厥人、钦察人和哈扎尔人,他们是地区性势力,而非全球势力。 
 
c5c450719ee4feeb653531e47c202361e9b810db.jpg
 
这些游牧起家的国王们迅速吸收了所征服民族的多种文化,因而各个蒙古或突厥王朝的着衣风格、饮食习惯、信仰尊崇和管理国家的方式都借鉴了之前统治这片土地的汉人或波斯统治者。不过显而易见,他们依然深切地铭记大草原上的传统。去到回鹘汗国都城窝鲁朵八里的旅客写道,可汗在自己的宫殿顶上搭建了宏伟的圆顶帐篷,显然在祖先流传下来的熟悉的毛毡帐篷里才感到最自在,尽管他也拥有重重城墙的庇护。我们努力使 Khuzaits 的定居地体现出这一文化交融。对于这些无论可汗提供什么样的安全保障和财富都永不屈服的顽强分子,我们设置了一个小派系 Karakhergits,他们秉承着传统。
 
Khuzaits 的军力为弓骑兵,结合了火力和移动性。以往,电脑游戏一直难以让弓骑兵保持适当的平衡,有时他们可能一直在远处,直到敌人溃败,例如帕提亚人在卡莱歼灭了克拉苏的军团,但是他们也可能加入战场并战败,例如阿提拉在沙隆战役被埃提乌斯击败。就连最敏捷的弓骑兵也无法永远避免短兵相接,这其中原因众多,如战马的耐力和弓箭的供应,既需保护行囊又需确保水源。通常骑兵军队的最伟大胜利都是在高潮混战中取得,如迦勒迦河之战和曼齐克特之战。出于这种考虑,《领主》(Bannerlord) 正努力控制更加重要的战场,小规模战斗通常是冲突爆发的序幕,无论是号令弓骑兵军队还是与之对抗,都能热血激昂。
 
f45ce8de8fe0accff42b35f42ac1b74bbaeab5fe.jpg
 

相关新闻

评论